潮牌體育 > 籃球賽事 > NBA疫情吹哨人,不為人知的他,拯救了NBA

NBA疫情吹哨人,不為人知的他,拯救了NBA

2020-03-26 09:20:10

其中在爵士與雷霆的對戰中,比賽還沒有開始,爵士球員戈貝爾確診感染新冠病毒,但是在當時的美國,還認為這就是一次普通的流感,最後與裁判商議,籃球比賽暫停。與疫情的比賽開始了吹響了NBA抗擊新冠的哨聲。

當地時間3月11日晚上,爵士在切薩皮克能源球館對壘雷霆,爵士排在西部第四,雷霆位列西部第五,兩隊隻有一個勝場差,在常規賽進入排位階段,這樣一場比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羅伊斯-楊,像往常一樣來到球館進行采訪,他畢業於俄克拉荷馬大學,從雷霆2008年搬到俄城開始,就跟隊報道。在這12年中,羅伊斯-楊見證了三少時代的成與敗,目睹了雙少時期的聚與散。作為ESPN專職報道雷霆的記者,羅伊斯-楊在場邊經曆了雷霆在俄城的曆史。

晚7點,羅伊斯-楊在推特轉發了《鹽湖城論壇報》隨隊記者安迪-拉爾森的一條信息,內容是:“爵士公關人員告訴我,斯奈德教練誤解了我的提問,戈貝爾本場是否出戰仍存疑。”

記者們會分享信息,拉爾森在當天上午觀看爵士投籃訓練,發現戈貝爾沒在球館,爵士給出的原因是生病了。等到賽前,拉爾森就戈貝爾是否出戰采訪爵士主帥斯奈德,得到的答複是戈貝爾不打。然而就在拉爾森將這條信息發布後,爵士打了電話,稱斯奈德誤會了,戈貝爾是否參賽尚未確定。

這是很奇怪的情況,因為斯奈德的回答非常清楚明白,羅伊斯-楊這些常年報道NBA的記者,意識到可能有什麽事情發生。“在比賽開始前30分鍾,戈貝爾仍是出戰存疑,他並沒有出現在球館,而是在爵士入住的酒店內,直到跳球前15分鍾,戈貝爾才確定不打。”羅伊斯-楊報道。

球場上,爵士與雷霆球員的熱身運動已經結束,暖場音樂也播放到尾聲,比賽即將鳴哨,而就在此時,羅伊斯-楊在推特上發出了一條消息:“出事了,雷霆醫療團隊負責人唐尼-斯特拉克衝到了三位裁判麵前,告訴了他們一些事情,所有球員被要求回到板凳席,此時距離比賽跳球隻有幾秒鍾了。”

究竟怎麽了?羅伊斯-楊隨即給出追蹤報道:“裁判將雷霆主帥多諾萬和爵士主教練斯奈德叫上場,我覺得比賽可能要推遲。我聽到了裁判本-泰勒說,他也不知道詳情,但他被告知要將比賽延後。”

暖場音樂再度響起,球迷們還都保持著站立的姿態,這是雷霆主場的傳統,直到雷霆球員投進第一球,球迷們才會坐下,而這一次他們未能等到雷霆在這場比賽的首個進球到來。

“多諾萬和斯奈德點點頭,向他們的球員發出了信號,兩支球隊開始離開場地,”羅伊斯-楊寫道,“爵士前鋒英格爾斯向球迷們揮揮手,好像是道一聲再見。球員消失在通道內,音樂停了下來。”

黑色的簾幕,暫停的賽季

比賽突然暫停,羅伊斯-楊意識到這可能與新冠病毒有關。“在那一刻,沒有人知道是怎麽回事,但經驗告訴我們,可能與疫情相關,”羅伊斯-楊寫道,“在此之前,NBA就已經開始商討空場比賽的可能性。”

難道會是戈貝爾?羅伊斯-楊根據現場的細節,在推特上給出了分析。“我的理解是,戈貝爾在賽前接受檢測,聯盟希望確定他是否感染病毒,以便決定能否開賽,這就是為什麽斯奈德最初說戈貝爾缺戰,但後來改成了存疑,他們認為戈貝爾還有可能上場,”羅伊斯-楊寫道,“賽前,保羅跑到爵士板凳席詢問戈貝爾的情況,但球員們被要求返回各自的位置,保羅遵守命令離開。”(注:羅伊斯-楊最初報道保羅是在爵士球員的要求下離開,但在進一步了解情況後,羅伊斯-楊做了更新報道。)

羅伊斯-楊迅速記錄下場地內外的情況,球隊相關人員都被封閉在更衣室內,更衣室通往走廊的大門關閉,任何人未經允許不得進出,球館內將原本準備用於中場休息時的表演提前啟用,大約10分鍾之後,聯盟發布通告,比賽正式推遲。

“現場廣播宣布了這個消息,並兩次向大家保證是安全的,”羅伊斯-楊在報道中寫道,“工作人員緊急啟動場館防疫工作,對座位、扶手和台階等都進行了消毒。”

究竟是因為什麽讓比賽延期,這個問題的答案幾分鍾後傳來,戈貝爾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,這個結果不但讓爵士與雷霆的比賽延後,NBA的2019-20賽季也不得不按下暫停鍵。

羅伊斯-楊在報道中,給出了戈貝爾檢查的詳情。“戈貝爾的流感、咽喉炎和上呼吸道感染檢查都是陰性,他的症狀已經減輕,但從預防的角度考慮,在與NBA的醫務人員和俄克拉荷馬的衛生官員協商後,決定進行新冠病毒檢測。”羅伊斯-楊寫道。

隨著球迷退場,原本喧鬧的球館陷入安靜,而此時此刻的安靜有些令人感到迷茫,雷霆和爵士的人員在哪裏,他們的情況如何,接下來又要怎麽辦?麵對著一係列的問題,作為現場記者的羅伊斯-楊通過推特逐步給出答案。

“醫療人員抵達,雷霆的球員接受了檢測,主要是檢查是否發燒,並非新冠病毒測試,”羅伊斯-楊寫道,“比賽的裁判與衛生部門的官員在媒體餐廳會麵,就比賽的情況進行說明。工作人員在球員進入球館的區域消毒,對金屬探測器和存放手機與鑰匙的容器都采取了消毒擦拭。”

由於戈貝爾並沒有來到球館,因此雷霆人員相對安全一些,而爵士情況則不是那麽樂觀。“我被告知雷霆已經離開球館,他們被要求在未來24小時內報告身體狀況並進行自我隔離,”羅伊斯-楊在夜已深的時候寫道,“爵士還在更衣室內,戈貝爾感染病毒的消息讓他們震驚,球員們坐在他們的儲物櫃前,戴著醫療手套和口罩,等待做病毒檢測。”

“在停擺後三個小時,通往爵士更衣室的通道被黑色的簾幕封閉,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的官員在商討他們的計劃,”羅伊斯-楊接著寫道,“又等了30分鍾,他們才進入爵士更衣室,為球員進行檢測。”

聯盟宣布停賽後5個小時,時鍾指針已過零點,爵士球員終於完成檢測,但對於他們而言,未來幾個小時仍將處於一種煎熬的狀態中。“醫務人員已經完成對爵士球員的檢測,測試結果應該在4個小時左右出爐,球員們還在球館,球隊的其他工作人員還在酒店接受檢測,有兩位球隊的隨行人員出現不適感,他們與戈貝爾都被要求留在酒店房間內。”羅伊斯-楊寫道。

17個小時的戰“疫”

或許,羅伊斯-楊是最後幾位在公共場合見到米切爾的記者之一。在爵士球員檢測結束後,米切爾回到了球場上,羅伊斯-楊記錄了那一刻。

“戴著藍色醫用手套的米切爾和克拉克森短暫地出現在球場上,他們講了幾句話,很快就回到了更衣室。”羅伊斯-楊寫道。

淩晨兩點已過,爵士球員終於可以離開球館,羅伊斯-楊目送球隊的大巴駛離,他再次看到了米切爾。“爵士的大巴駛出球館,米切爾在向我們揮手。”羅伊斯-楊寫道

NBA疫情吹哨人,不为人知的他,拯救了NBA

聲明:本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,並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及真實性,如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。
24小时热门